Elu和鬼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春天不快乐」

(一)


春天没有快乐




冰块被太阳刺碎


小溪抱住了他


一起哭的好大声






(二)


积雪向大树告别


又流泪了


说好的明年再见


可是   全球变暖






(三)


樱花盛开在春夜


春夜里只有小溪的哭声


和树叶的梦呓


没人


听见樱花盛开






(四)


还好梅花开在冬天


侥幸逃过了争奇斗艳






(五)


(三)中的樱花被拿去盐渍了


干了   咸了


哭不出来了



白鲸

「白鲸」

我向着大海大声咆哮

把我的一腔深情

吼给大海听

他用惊涛骇浪回应我    将我吞没

潮去后

岸上独留一头死去的白鲸

Chernobyl Dreaming

Chernobyl Dreaming

                                            ——战后·绿谷出久回忆录

 

     是死亡还是爱情,我们该谈论哪一个?或者哪个都一样。*

 

“切尔诺贝利是战争,但战争没法拆散我们,而切尔诺贝利可以。”

 

“我很爱他,那时我根本不知道我有这么爱他。我时常会想究竟是我哪一点没有做好才会导致这样的结局。为什么?我们刚从一场战火中归来,就又要转向另一个地狱。在那时,没人知道那是什么,那里是什么。我们去了,然后我失去了他。”

 

“我们是从小就认识的。对,很小的时候。大概只有桌子腿这么高的时候。那是我们都刚刚搬家,成为了邻居,一来二去也就熟了。他比我大三个月,但感觉就像比我大了三岁。他是刚刚醒来的小狮子,好奇,活泼,自尊心爆棚。(笑)是我先被他吸引的,但我迟钝又胆小,在天才的他身边显得那么无足轻重。但我没有放弃,一直追逐着他的背影。当然,在我活着的每一天我都梦想着能像他一样强,但现在他不在了,我却必须活下去。”

 

“之后我们戏剧般地做了十多年同班同学,然后一起毕业,一起当了兵,一起去了阿富汗。那是一个充满硝烟味的夜晚,在临时找的掩体后面,他亲了我。没有音乐,没有星星,没有鲜花,什么都没有。但那个黄沙漫天,枪炮轰鸣,呼吸不畅的夜晚,无论我何时回想起,都是我今生最幸福的瞬间。比连吃了十碗大份猪排饭还要幸福。那个吻很短暂,很青涩,他的牙磕到了我的牙。分开时我觉得他脸红了,但他坚持说那是火的反光,还骂我是笨蛋。他总是这样,一害羞就会变得有点暴躁。(停顿)事实上,直到最后他都还在骂我笨蛋。”

 

“阿富汗并不浪漫,战争没有浪漫。我们从泥里爬回来,回到了故乡。他有立功,军衔比我高了。他很得意。政府奖了他一套公寓,我们很快买了新家具,搬了进去。同性情侣在那个时候并不多见,或者说,十分罕见。我真的很爱他。我们会在超市的货架后面牵手,在没人的巷子里亲吻,然后一起躺上新家的双人床。但是红色征集令很快就下来了。我们甚至没来得及和妈妈们好好道别,就又离开了这片温暖的土地。谁能想到呢?我们以为不过一两个月就又能回来接着享受余生。谁能想到呢? 我们刚从战场载誉而归,认为这世界不过如此。什么枪炮,什么战争,没有什么能打倒我们的。我们年轻、强大、深爱着对方。”

 

“切尔诺贝利是一场幻觉。这里一切反常,又一切如常。他的级别比我高,我们做不同的工作。他的任务是检测辐射量,我则是去清理遗存物。他总是坐着直升机飞来飞去,像是在督班一样。(笑)但我们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那里的空气让人不舒服,我们总是感到头疼,不,身上任何地方都会疼。他用铅给我做了防护服,他自己也会穿。明明我们都穿着一样简陋的保护服,一起并排躺在死神的手边,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辐射没有把我一起带走呢?”

 

 

“后来我们才知道,铅只能防一种辐射,另外两种不行。”

 

“......没有什么好说的,老实说,我并不是很想回忆切尔诺贝利。但我不得不回忆他。(沉默)每个去过切尔诺贝利的人都没法逃过那段记忆。而且,那里是他留给我的最后的东西。”

 

“  切尔诺贝利也有一个和阿富汗相似的夜晚。但那里没有枪声,没有炮响,当然也没有音乐、星星和鲜花。应该说,那是我记忆中最后活着的他。我们在一座空房子里-------切尔诺贝利的众多空房子里的一座。我们并排坐在地上,看着不远处安静的没有点燃的柴火。地上有点冷。我们就这么安静地坐着,他不开口,只是看着那些没有生命的树枝。气氛有些诡异,让我有种没由来的不安。我忍不住轻轻叫了他一声。他扭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翻身把我压倒在地上。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时他看我的眼神。那是野兽才有的眼睛。像是受伤的狼王对着月亮低吼。小胜不会哭的。就算是被大孩子欺负也不会哭的。他就那样看着我,那种诀别的样子让我不解。他在发抖。他在害怕吗?还是在生气?还是都有或者都不是呢? 那时的我不理解。后来我想,他应该是在向我道别,也在向我道歉。之后他把头埋进我的脖子,狠狠抱了我。在他进来的一瞬间,我感觉我明白了他的不安。我以为他想起了阿富汗,以为他怕我死掉,但这是在切尔诺贝利,没有真枪实弹,有的只是乱吹的辐射尘和没用的铅制防护服。我从没见过那样的小胜。他看起来那么悲伤,那么痛苦,那么无奈。我只能一遍一遍地亲吻他,承受他,告诉他我爱他。

   我们一直拥抱着看见太阳升起。他躺在我旁边。他刚刚睡着,我不想叫醒他,这个破败的屋子在此刻看起来和我们基辅的公寓一样温暖。

    如果要我形容的话,我认为,那一夜,我们 活在全人类的夜晚。”

 

“之后没过多久,他就倒下了。被送进了医院。专门治疗核辐射的那种。”

 

(沉默)

 

“因为我是男的,不必生小孩,所以他们允许我进去看他。他一开始还能走过来,接着骂我是白痴,后来他只能用眼睛骂我,再后来,用呼吸和脉搏,最后,用灵魂。”

 

“  我没办法跟你讲述那段日子,那已经不是我的小胜了。我的小胜永远那么骄傲,那么强大,能战胜一切。

    他们不让我用手碰他,但我还是碰了。我当然也怕辐射,也怕我也一起倒下,但我还是那么做了。 他当然骂我了,但他那时不可能打得过我。所以我还是会牵他的手,摸他的脸,就行我们小时候一样。

    辐射检测器在他身上总是响,但我不会,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也一样暴露在辐射底下,但直到今天,我除了右手不时疼痛以外没有其他异样。我不清楚这算不算对我的惩罚。要我一个个=人看着我的爱人、亲人和我们昔日的战友以各种惨烈的方式离开。”

 

 

“最后,他走的时候......努力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嘴唇动了动,我以为他又被自己的内脏呛住,我正要打开他的嘴时,他用他能发出的最大的气声,叫了,我的名字。(哭泣,沉默)    可我宁愿他再骂我一句废物!”

 

(哭泣,长时间的沉默)

 

“   其实对于他的死我并不是没有准备的。从他的皮肤开始剥落时我就知道这是必然的结局。

      他们把他葬在英雄的墓地里。用玻璃纸和水泥把他包住,放了进去。

      我经历过战争,不是没见过人死,也不怕死人。但是不管是谁看见那种画面都会忍不住悲伤。那本该是我骄傲的丈夫,现在那样躺在里面,骨头松动,皮肤脱落,面目全非。”

 

“   我每次去看他都会给他带葵花。他以前最喜欢这种花,说是看他们跟着太阳晃脑袋的蠢样就很开心。我真是听了好久才听出这话其实是在嘲笑我。

    但是他真的是我的太阳。”

 

“他走了之后,我去过很多地方,德国,日本,中国......几乎都去遍了。我没有再当战士,我去念了大学,一边旅行一边写一些小诗。就这样过到了今天。我没有再结婚。也有不介意我去过切尔诺贝利的姑娘,但我没法爱她。小胜虽然不在了,但他始终都是我唯一的伴侣。”

 

“其实他走的头几年,我连梦都没有梦见过他。我想他是在生自己的气所以不愿来见我。我重新整理了我们去切尔诺贝利前布置的新家,发现连装辣椒的罐子都被他摆放得整整齐齐。它们现在还在原来的位置没有动过。我不吃辣。

    我整理了我们的相片,他总是不肯好好拍照,龇牙咧嘴的对着镜头。几张集体照是他少有的安静表情。我们刚从阿富汗回来时妈妈给我们照过一张。我们正在吃饭,不得不说他的吃相比我优雅。我嘴里包着一大口食物看着镜头,手里还握着叉子。他却微笑着看着我,手搭在竖在盘子里的叉子上。他真的好帅。我想,如果我们能有孩子的话,那时我连孩子长什么样都想好了(笑,眼眶发红)现在我慢慢变老,而他永远那么年轻,那么好看。”

 

“切尔诺贝利是一场痛苦幻觉,我想做梦一样度过了我的一生。我们从孩童时期开始幻想浩渺的未来,梦在阿富汗,梦在切尔诺贝利。我在这场幻梦中得到又失去。他从开始就闯入了我们梦境,和我一同在终结的边缘旁跳舞,在破碎的线条上挣扎。他是陪我做完这场梦的人。”

 

“爆豪胜己,我爱人的名字,我的小胜。”

                           受访人:绿谷出久,三等兵,清理人

                                                 二等兵爆豪胜己的遗孀


END


————————————————-

写在切尔诺贝利之后


其实本来这篇回忆录是打算作为切尔诺贝利系列的番外的,但是由于那个三人称叙述的正文实在好难,就干脆以绿谷的视角来讲这个故事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来一个小胜视角的姊妹篇。


我真的好爱末世。


非常感谢你的阅读!希望你能喜欢各个世界里的他们!



Elu


最近在乡下度假啊。
台风擦过,没有下雨,只有风而已。
夏なのに!
终于是放假了啊
本来还想写点什么的,现在放弃了这个打算。大家都在过着自己的日子啊。

我总是觉得,自己为什么不活在东京。这样我就可以每周都去西洋美术馆,去千野公园,去东京塔下面听风铃。但是现在我想啊,是不是也有很多人希望能活在杭州呢。也许它的气候有些难以捉摸,也许它还算不上面面俱到,但是,它就是有一种奇怪的魅力,在我心中日久生情。以前我很诟病这座桥的设计,觉得过于单薄,有些简陋。不如四桥现代稳固,不如一桥坚定沧桑。但是,在今天这样的天气下,我竟然觉得它特别可爱。甚至有点像旧金山。这样说很荒谬,但是心意并不荒谬。
我想,不管最后我留在哪里,这个地方,总归会陪伴我的。
物体没有声音,但是它也许有自己的灵魂和表达的方法。如果现在听不懂,就慢慢用心去看,总有一天心意相通。

月夜

近一个月都很痛苦。这周翘掉了两节补习班休息。各种原因的夹杂。今晚睡不着,药也没吃,脱敏药还过敏了。就醒到现在,舌头下面的肿块消掉了,一只蚊子陪我到现在,没走。打开窗帘,看见很亮的光照进来,有点像黎明,但比黎明温柔,有点像傍晚,有比傍晚凛冽。就是确定,是月亮啊。不是灯,就是月光。很安静也很坚定。阳台栏杆映下影子。是月亮带来的光明。一直生活在城市里的我并不太懂月光。这算是给我许久不能入睡的补偿吧。

去年在东京塔上拍的夜景,并错过了它底下的可丽饼。怎么说呢,我对大城市一直有一种奇妙的恋慕。虽然我现在的城市也算是一线了,但还是会选择去繁华的地方去看更繁华的人和风景。有多喜欢呢?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如果要我再去第三次日本,只选一个城市,我还是会选择东京。应该说,东京并不是我最为理想的城市,第二次专程去东京玩从第二天就一直生病错过了很多东西。但是它就是有那么大的魅力,让我仍然念念不忘。这张照片拍的很烂,当时觉得和眼睛看见的颜色实在相差巨大。但是当我回头再看,仍然如此美好。一次失败的旅途却让我对它更加喜欢。繁华,也许就是这么神奇吧。

没有任何美感的东西。保持良醒过来的习惯,然后看看窗外,玩会儿手机,希望过一会儿还能再睡一会儿。快要六点的杭州,不知道今天的气温会是什么画风。感觉也不错呢。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情之类的东西。总之还是希望一点一点好起来,再好好地去学习啊之类的。两天前吧,终于好好的做完了一个梦,最后我在梦里面从飞机上跳下去死掉了,然后醒了。虽然之前不管多危险都没在梦里死掉。嘛啊,这种没有什么意义的东西还是不要继续扯了。早安吧。

中秋杂谈

说起这个东西确实是想写很久了。今年正好撞上了妈妈生日,当然这并不是我写的理由。以前自以为是一个讲故事很好听的人,现在发现恰恰相反。毕竟连题目都这么枯燥。
中秋节的话,今年算是冷的一年。当然,气温是一个因素。今年由于大伯带着奶奶出去玩,姐姐也去上大学,姑姑也终于要成家了,自然没有了回老家的必要。所以理所当然的,今晚的晚饭地点由六楼的露台改到了十三楼的室内。对于我其实可以算是一件好事,毕竟三党事多。
天冷桂花会比较香,但由于略忙,今年都没有出门看过桂花。我也不是一直闷头学习的那种人,所以,应该会有点遗憾吧。我想,这种温暖的节日,有点浪漫的香味好像不错的感觉。
月饼应该是很多人认为重要的一个元素。事实上我个人是不太喜欢月饼这种食物。不管是广式还是苏式我都只吃皮或者吃几口就扔了。好像有一年(已经忘记是哪一年)我爸的一个战友(好像也是以前的上司)请吃饭,吃了一种并不腻的双黄莲蓉月饼。当时是觉得很好吃(后来认为应该是和妈妈分食所以量不大的缘故),结果那一年那位战友就送来了一盒四个。自那以后,每年都会送来。有时候是寄有时候是当面给。雷打不动的四个双黄莲蓉。后来由于搬迁和各种巧妙的缘分成了邻居。也会互送礼物什么的。后来才知道月饼的来历也是另有故事,总之他们每年都会收到两盒,但都会分我们一盒。这么多年月饼的味道早就厌了,但每年中秋都会想到那四个双黄莲蓉,以及那个戴眼镜的战友。今年月饼迟迟没来,我想大概总归是要忘记的,但今早上课回来的路上妈妈就打电话同我说月饼又来了。我想大概这就是中秋吧,这就是中秋和月饼吧。
最后关于月饼来个小插曲,由于每年都有那个牌子的同款月饼,但是盒子的设计都会有差别,而且都会有年份。去年排过顺序,当时感觉很有意思,但后来想想还是能发现很多奇妙的现象,这就要扯远了。
总之,各位中秋快乐。

2015.9.27

Fisheye Placebo:

[Fisheye placebo] You are (not) free.

第零章翻译结束+1350(说着就1351了w)粉感谢XD


搬运一个老物吧w这个是油管一位来自俄罗斯的大大Linda Neumann剪的fanvid,原地址来自这里,同时感谢Tzefa_茲法大叔的搬运以及 @殁北 的推荐XD


没看过漫画的话请从介绍篇开始看起~


没记错的话素材是来自从intro到ch0part5的漫画,标题是用了Eva剧场版的双关句式w(个人理解是在外表的乌托邦式外壳下隐藏着极权主义的真相,当然仅供参考)